<form id="x113r"></form>
      <form id="x113r"></form>

        <sub id="x113r"><nobr id="x113r"><nobr id="x113r"></nobr></nobr></sub>

            <form id="x113r"></form>
              <form id="x113r"></form>

                <form id="x113r"></form>

                腕下抒翰墨 胸中鑄山水

                自媒體 中國書畫名家專訪 2021/2/10 11:07:00

                ?腕下抒翰墨 胸中鑄山水 

                ——記著名皖籍書畫家王徽文

                檀力

                “四月南風大麥黃,棗花末落桐葉長,青山朝別,暮春還見。嘶馬出門思舊鄉,陳侯立身何坦蕩,虬須虎眉仍大頰,腹中貯書一萬卷,不肯低頭在草莽。東門沽酒飲我曹,心輕萬事如鴻毛,醉臥不知白日暮,有時空望孤云高。長河浪頭連天黑,津吏停舟渡不潯,鄭國游人未及家,洛陽行子空嘆息,聞道故林相識多,罷官昨天今如何。”(錄自唐代李頎送陳甫章詩篇)

                往事越千年,江淮好景象,春風吹拂,萬物萌動。如今我們又走進了21世紀第20個春天,又是一年春草綠。就在不經意間,桃花紅了,鱖魚肥了,油菜花黃了,紫藤綻放了,廣袤的山水醒了,春天里的人們醉了。

                在這美好的日子里,許多人禁不住春的誘惑,雖處在疫情期間,紛紛走出家門,奔向大自然,踏著春天的旋律,走進春天。

                姹紫嫣紅是春天;春江水暖也是春天;鵝黃柳綠是春天;遠足踏歌也是春天!

                有人掐起一把報春的桃花,修飾楚楚動人的春天;有人以燦爛的笑容;聆聽花開的聲音;有人描畫春天;有人親吻春天;更有人擁抱春天。

                王徽文,現為安徽省美術會員,省直機關老年書畫聯誼會常務理事、江淮詩書畫研究院會員、高級書畫師。自幼酷愛書畫藝術、受著名畫家亞明、卓然等大師教誨,作品曾多次參加海內外畫展并獲獎,被美國、英國、日本、馬來西亞等國人士及單位收藏。

                王徽文正以昂揚的姿態,把江淮的春風,帶給了海內外,為“大湖名城,創新高地”合肥增添了一道亮麗的風景線。數萬幅書畫作品,旨在于專家同行朋友觀眾交流提高,以弘揚中國民族文化。

                我和王徽文相識35年了,歲月如梭,如今,他的藝術文脈又歷經數十年風雨磨礪,再度以新的藝術視角面向社會、面向觀眾。執著的信仰與民族藝術熔為一體,展示出一種肅靜之美、哲學智慧之美、音樂旋律之美、書畫張力之美。

                如果說這些作品表現了大自然的神性,是因為在艱辛的歲月里上蒼讓王徽文從謙卑做起,從活的水源里汲取智慧和力量,達到心靜如水的境界。

                王徽文,在書法上堅守傳統,長期研究古今諸家之精華,以不變應萬變,從而得到一種由傳統而發端的質的飛躍。

                王徽文早年博覽中西,立足于民族繪畫藝術。通過對山水畫法度的辨證審美研究,開創了山水的新圖式,將優秀的傳統筆墨熔匯到多維組合之中,為山水畫帶來新的藝術生命。

                中國書畫藝術源遠流長,博大精深,它是東方文化和東方哲學高度濃縮的結晶,其深邃的精神性和高度的藝術性,是每一個有志于中國畫藝術的實踐者、創新者取之不盡的寶藏。中國書畫猶如一條長河,它總是在永不停息的涌動中發展著。今天的中國書畫發展進入一個多元化的創新時代,猶如春天,百花齊放,異彩紛呈。多元化也已漸演為當代中國書畫的主流形態。然而中國書畫的創造、革新、發展要最大程度地保留了中國書畫的藝術特性和文化品格,因為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只有將優秀的民族傳統、民族文化與當代的藝術精神相結合,才能創造出屬于當今偉大時代,具有民族氣派或民族精神的新作品。因此,“傳統出新”才是中國書畫發展的最終出路。王徽文正是根植于民族文化的土壤上,去尋覓中國書畫創新的基因,創造出具有時代精神、時代氣象的新作品,來推動中國書畫的發展。

                王徽文書體以他擅長的楷書為主,或真、或隸,其它書體樣樣精通,行式有條幅、中堂,也不乏有橫幅、四條屏。作品簡潔暢爽,活潑而不散亂,娟秀而又遒勁,瀟灑而又有情致,溢美而又顯大氣,給人渾然一體之感。

                王徽文的書法,有其強烈的個性特征,同樣的真、行、草,在他的筆下,卻表現為別一番與眾不同的風格、面貌;他的楷書,古樸典雅;他的草書,空靈飛動;他的行書,鐵骨錚錚;他的隸書,寬博厚重。總體看來,他的作品具有懾人心魄的力量。俗話說,會看的看門道,不會看的看熱鬧。外行人早就眼花繚亂了;而內行們則一幅幅地欣賞,一幅幅地玩咪,那其中的妙處,他們心中自然明了。因王徽文筆下變化多端、每幅作品的趣味又各不相同,有些人看了不大相信這是出自一人之手,在得到肯定的答復后,都面露驚異。因欣賞角度不同,情趣各異,見仁見智。

                王徽文的書法臨作基礎很扎實,在一定程度上能達到形神兼具的高度。且用筆沉穩踏實,涉及的書體面也比較廣泛,說明他是比較重視書法的基本功的訓練的。正是在這樣的基礎,在他的創作作品則是以追求“趣”的變化為目的。點畫和筆韻都比較輕松隨意。同時也注意到了行筆過程中的變化和節奏,而且在墨色上也有一定的特點。有一定的自己的面貌。在這其中,我認為他的楷書作品更為突出點,主要表現為,整體章法布局較為統一,字的大小變化也顯得非常和諧。力求其簡,不增一筆,也難減其一筆。在一些大字對聯中,寫得大氣且輕松隨意,顯得耐看和有嚼頭。如果總括起來看,我覺的王徽文的作品寫得“輕松”和“隨意”,沒有太刻意的味道,這就為今后自己的發展留下了廣闊的空間,當然這需要付出一定的勞動。

                我20年前,曾和時任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評審委員會委員,安徽省書法家協會名譽主席張良勛先生,多次交談中國書法現狀,張良勛曾說:“有人批評當代書法創新不足,但個人私見,覺得書壇之勢,恰是繼承不夠。”余以為此話是很有見地的。書法不同于科技,乃傳統文化,對今人而言,是如何將前人深厚的文化功底,爐火純青的法度,登峰造極的藝術境界繼承下來,傳承下去的問題,然后再經歷漸變的漫長路程產生新的面貌。我想這也是方石所走的一條艱辛之路。正因為如此,所以他在書法創作中就得心應手,輕松隨意,彰顯筆致和意趣,所謂“積學累功,心手相應,當其揮毫之際,自存成書于胸中”是也。欣賞他的書法,你會感到字里行間“或斂束相抱、或婆娑四垂,或陰森而高舉,或脫落而參差”。揮灑自如,隨意安排,不拘一格,涵泳而不顯露,自然而不作派,千姿百態,實為可觀。進而細察,點如珠、劃如玉、體如虎、勢如龍,可見功夫必到深處,才能水到渠成,非東拼西湊者可為也。

                再看王徽文的畫作,他那特立獨行的藝術形式和風格,他那不趨時尚、不逐潮流,以傳統水墨寫意去展現自然靈性與意趣的方式以及內蘊的生生不息的活力,使他的作品洋溢著傳統的山水精神和現代審美的愉悅。

                觀摩王徽文作品,不難看出,他的藝術靈感與創作激情,主要源于兩個方面:對自然的體驗與感悟,對傳統繪畫的汲取與研究。被譽為“中國水彩畫之父”的李劍晨先生曾對中國畫提出過“繼承不泥古,創新不離源”的著名創新觀點。這使他與李劍晨大師的創新理論不期而遇,并在這一過程中,使自己的心靈與自然景象渾然而一,山水意象的內涵與外延不斷擴大,甚至掙脫了其自然形貌的限制,致使畫家表現山水的手段更加豐富,突破了拘守程式規范的傳統山水畫疆界,形成饒有神韻的境界和饒有神韻的語言風格,完善著自我觀照的空靈意象與物我合一的意象渾然。

                個性決定一個人的命運,也決定一個人的藝術氣質。就王徽文的稟性而言,他不屬于風流倜儻、瀟灑放逸的才子型畫家,也不屬于因循守舊、固守理法的傳統型畫家,他真誠樸直,外柔內剛,屬于廣覽博閱、以學養入畫的學者型畫家。他步入藝壇有所成就,概括起來就是“勤”與“緣”兩字。幼年巢湖岸邊柘皋古鎮的生活環境,使他有緣較早地進入美術創作的舞臺,青年時代,在安徽電視臺里,聆聽名師大家的諄諄教誨,使他有緣在較高的起點上涉獵山水畫領域。他的外柔內剛使他具有一種堅不可摧的韌性,韌性的外化就是一個“勤”字。如果說“緣”字使王徽文的人生道路很快轉入自己的藝術理想,那么“勤”字又使他不斷邁出扎實穩健的腳步。他在中國畫筆墨上練就的渾厚功力和積累的豐富技巧,都得益于他的“勤”與“緣”。

                形式語言層面的中國畫傳統,包括了結構、造型、色彩和筆墨,其中最重要的是筆墨。王徽文以超乎尋常的毅力,浸淫于傳統筆墨,沉醉于山川煙云之間,他臨習了自宋元以來的山水名家作品,并予以深究,在他們的作品中歸納提煉出蒼勁凝練、沉著渾茫的筆墨表現方法,發現了他們以中鋒用筆為要義的原則,而且常以中鋒的古、健、老、活、方的筆法、筆型去力避刻意、死板、呆結的筆墨弊端。賈榮志繼承了他們用筆、運墨的經驗,運筆生動松活,方而不板,潔而不滑,墨氣豐富、潤澤,作品中一派蒼茫、華滋的景象。

                這里的以氣入筆、放意而行、氣韻充足、氣勢悠揚、縱橫之意與自由舒暢,只有在逼近傳統的過程中,由對物抒情轉為對心性、心境的尋找、發現與暢寫,才能順勢而發,否則,一切無從談起。

                對傳統與當代文化語境的重新認識,進一步拓寬了王徽文的視野,使他在傳統的規范中脫穎而出,顯示了他文思浩蕩、靈心飛動與新銳感受的性情本色。他的博學多識和學養的深厚,使他嘗試把理念化的思想世界,虛構的想象世界和現實生活的世界這三個空間打通,在一種對話與交流的關系中建立自己筆墨的形式語言,使自己的山水畫文本獨辟蹊徑,卓然不群。

                已故安徽省博物館研究員、黃賓虹大師的11年弟子,石谷風先生,生前曾和我談起過,新安畫派及其傳承的有關問題。他說:“黃山有安徽畫家取之不盡的創作源泉,這是安徽現代山水畫發展的外部優勢。

                人們習慣稱頌黃山的奇松、怪石、云海、冬雪、溫泉等。可是,在畫家們的視覺感受中,黃山卻顯露另一番令人心醉神迷的情境。

                黃山的獨特魅力,不在某一座孤立的山,不在某一塊孤立的石,也不在某一株孤立的松。大自然以一種神秘的力量,對黃山各個構成因素神奇地進行整合,從而創造出一個具有整體量感和張力的黃山。黃山方圓幾十里,號稱百里黃山。跌宕起伏,奇險互生,首先以其整體的張力,震撼了人們的心靈。黃山雄渾、博大的氣勢正契合唐宋山水畫所代表的中國藝術精神。以大觀小是傳統繪畫的觀察方法,它是古代畫家智慧的結晶,也是當代山水畫家藝術地把握、體悟黃山的方法。畫家用以大觀小的方法觀照黃山,統攝黃山的總體氣勢,感受彌漫于自然萬物中的那份神秘。冥冥之中,畫家和黃山已經融為一體,為河山立傳也就成為畫家的自覺追求了。

                黃山的獨特魅力,在于那隨時出沒、變化無常的云霧。皖南多雨,山中經常云霧繚繞,黃山更甚。雨后,山色如黛,濃郁深邃。云霧在山間流動,如面紗之輕柔,使黃山那秀麗的面容,若隱若現,如夢如幻;觀者則如醉如癡、流連忘返。云霧在山間聚集,如巧匠之善剪裁,使山形大起大落,大開大合,大黑大白,大實大虛,起伏錯落,令人目不暇接。云霧的遮蔽,在山體之間形成大片的空白,更給畫家留下強烈的審美期待和自由想象的無限空間。深色山體流動的錯覺也是云霧造成的,山的造型像濃墨潑在白色的宣紙上,使人感到有一種內在生命力,控制著山的生長、伸展、綿延,其間的變化,無規律、無目的,隨意而自由,令人驚嘆,令人叫絕。黃山虛無縹緲的天然境界,正是水墨畫家夢寐以求的藝術境界,它給予畫家無窮無盡的創造活力和靈感。

                黃山的獨特魅力,還在于那完全裸露的巖體和巨石。4億多年前,黃山地區曾是茫茫大海。到中生代白堊紀時,熾熱的花崗巖漿,突破地殼進入巖層中,凝為“地下黃山”。后地殼運動,幾經沉浮,大海消失,山巒突現。地球內力的收縮、震蕩、斷裂,加之外在自然力的雕琢,終于形成今日黃山的面目。大量矩形、方形、三角形、圓柱形石塊,以巨大的造型體量,強化著形體的視覺沖擊力,而引起人的敬畏感和尊崇感。巖體上的自然紋理,清晰生動、自然,宛如中國山水畫的各種皴法程式。畫家駐足靜觀,不僅是看黃山,而是在讀傳統,讀山水畫發展史;是在與古代大師對話,是在體味大師觀察的敏銳和創造的智慧。”

                王徽文的山水畫筆簡意濃,追古出新,呈現出清潤、散朗的美學風貌。他內心深處敬畏養育他的土地,敬畏家鄉的文化。

                時值春天,合肥艷陽天,我在淮南寓所,一邊細細品味王徽文的山水畫,遠山、近水、院落、林舍、曲徑、樹叢,好像見過,但說不清在哪,宛若夢里曾識。畫面上流淌的氣息,高古、和諧、純凈,似從遠古而來,帶著詩意與靈性,但又不是純粹意義上的自然。實際上,是方寧心靈的歌詠。

                當代畫壇,受商品經濟大潮的影響,一方面出現繁華、熱鬧景象;另一方面,大多數畫家的作品媚俗隨流,帶著煙火味與金錢氣息,缺少慰藉心靈的因子。重復別人與自己,生搬硬套所謂創新的較多,能夠正本清源的委實可貴,王徽文則是其中一位,他堅持為藝術而創作為心靈而創作。從海內外觀眾評價中,我發現,在他的身上,看出了濃郁的文脈情節與家鄉情節。是啊,文脈傳承上,書法方面從小受鄉賢指教,由碑入帖,頗具功力;繪畫上,初習新安畫派,以漸江為最。,取之清逸、疏雅。隨后,上溯兩宋。在汲取傳統文人畫大家滋養的基礎上,師造化,法心源,重用筆,輔以用墨,形成了他獨特的筆墨語言,營造著樸素自然、清韻蕭遠的山水意境。另一方面,對家鄉的眷戀是他揮之不去的情結,他以赤子情懷去表達皖南山水神韻。無論是小幅寫生,還是大幅創作,母體都是家鄉山水。正因為帶著一個文化人的家鄉情感去創作,筆情墨趣,直抒胸臆,一畫一境、畫畫不同、境境有異,潺潺流水,綿綿詩情。在清雅、疏散中透著生命律動,洋溢著真情實感,這是他的作品動人心扉之所在。由方寧的畫作風格,不禁讓我想到黃賓虹關于繪畫的妙論:藝術學那家那法,固然可以給我們許多啟發;但那家那法,都有實際的自然作根據。因而形成了他自己獨到的風格和技巧。而王徽文得畫不僅做到形神兼備,更追求一種“內美”,達到了國畫很看重的“有筆墨”的藝術境界。

                王徽文山水本無言,吾用語而代之。藝術的創造是藝術家所體驗感情的傳達,是其心靈的寫照。王徽文之皖南鄉情山水,或曰新徽派山水,接續傳統精神,探討風格新變,已漸漸自成一家,個性日強而不乏當代氣息。比之古代新安派,有其靜謐而無其荒寂;比之賓虹老人,山川于渾厚中更求清雅,草木在華滋中更求逸韻;比之融合中西一派,有其直面自然謳歌生活的新機,而能擺脫焦點透視的束縛,自由處理空間,求靈活散落,處處醒透,處處生活。

                王徽文對筆墨潛心研究和實踐,已逐漸形成自己的筆墨語言風格,他擅以自由而沉穩的書寫造型,采用行書筆法入畫,積點,由點而生發各種不同的線,書寫不同形態質地的自然形象,以深淡不同的墨色塊面映襯散淡的點和不同形態的線。” 王徽文他所塑造的簡淡、清逸的山水世界是無數人追尋的精神家園。因此,他的出現是中國山水之幸,藝術之幸。

                如果說王徽文的書法創作是脫胎于古人,從歷史的藝術隧道中摸索出來的話,那么他的中國畫創作則是從傳統中吸取營養,融合東西方文化藝術的精髓,再經過自我深厚學養的“孵化”而誕生的藝術。因此,他的中國畫創作具有意境的深度和形式的變化以及筆法的獨特等多重藝術元素。

                縱觀他的中國畫作品,取義簡潔而又內涵豐富,用墨考究而又輕松自在,立意簡明清新而又富于想象空間,卻沒有太多意象上的累贅現象,讓人在欣賞過程中總能產生一種耳目一新的舒暢感覺。尤其是黃山寫生作品,集中表現了這種創作風格。在藝術語言的運用方面,甚至超脫了繪畫語言功能,讓繪畫語言傳遞出文學語言的意境。

                如他的山水畫《泉響溪湍》,畫作落墨的視角是由低而高呈仰視狀,近處的樹木與山崖雖然不是濃墨重描,但是筆致細膩逼真,因此形象也就顯得十分清晰明朗;而對遠處的峰巒與樹木的描繪,則輕描淡寫簡筆意味多些,使畫面景觀愈遠則物象愈朦朧,運筆著墨濃淡層次殊異,形象特征也隨著視線的由近及遠而逐漸地由明晰變得模糊,可是畫面意象卻越來越深邃,意境越來越耐人尋味,層次上的落差感十分突出,達到天人合一之境界。

                這種創作方式是王徽文采用一種直覺性的描寫方式,是將西方油畫創作理念的視覺效果,運用于國畫創作實踐,以增強其視覺沖擊力的一種筆法變化。這種筆墨、線條變化的嘗試,在中國畫創作領域并不鮮見,它取代了傳統中國畫的筆、墨、點、線藝術,使畫面不斷發展、延伸、變革,使畫面鑒于似與不似之間,從而增強了作品的審美情趣和內在韻味。

                又如山水畫《皖南春早》,在創作形式上,其水墨藝術較之于《泉響溪湍》而言更加突出。他在充分運用藝術形式來表現作品所蘊含的主題上花足了功夫,特別是構圖藝術上的靈巧發揮,其手法的嫻熟程度,堪稱到了隨心所欲的地步。王徽文創作這幅作品的一個新意,也就是他的創新價值,就在于他將東方藝術的意境美,融入到了西洋畫中的抽象美之中,從而更加有效地彰顯了中國畫的寫意特色,使抽象與寫意這兩種不同的藝術手法相互融合,彼此之間相得益彰。

                可以看出,王徽文的山水畫,濃縮山水魂魄,極顯筆墨趣向,雄渾豪放,筆意縱恣、風骨浩蕩、景象蓬勃、峻拔剛毅、高曠縱橫、直面滄桑、充滿自信和霸氣,每一筆,都流露出對生命的追問和對自然的深沉思考。

                古人以山為德以水為性,主要是從山水中提煉文化氣韻。而王徽文的山水畫作品,不僅給人一種水墨淋漓的筆墨、氣韻、色調體味,還蘊含著一種可貴的民族情感、文化性格與審美情趣,更透露出一種哲學深思、生命憂慮與自然律動。

                王徽文的山水,既是他眼中的山水,更是他心中的山水;既是一種意象山水,又是在表述自己生命的一種體驗,一種情懷與憧憬。

                這種體驗與情懷體現在他的作品中,使作品顯得筆墨隨心,筆墨酣暢,氣勢恢宏,厚重里透著輕靈,堅持中顯現變化。在長期的創作實踐中,王徽文先生集眾家之長,海納百川,兼容并蓄,不趕潮流,不追求古怪拙丑,不投機取巧,不走捷徑,扎扎實實地走自己的正道,使自己的作品無論在結構或是在用筆方面,特別是抒發情性上,都常常呈現出新穎的、出人預料的效果,逐漸形成了自己清朗疏闊、含蓄雋永、端凝典雅、遒勁厚重既根植于傳統又不乏時代風貌的獨特畫風。

                王徽文是一位執著追求完美的人。

                盡管躬耕藝壇碩果累累,每年都有很多作品參展獲獎,且作品的思想性和藝術性都達到了很高的境界,但他始終虛懷若谷,淡泊名利。他以先賢諸葛亮“淡泊以明志,寧靜以致遠”砥礪自己。現在,他一直快樂地忙碌著,繪畫教學,身心健康,豁達樂觀,積極進取,逍遙自在,樂天無憂,生活愉快而不清閑。

                王徽文為人謙和,德藝雙馨,近年來不僅致力于繪畫事業,且言傳身教,自2011年受聘于合肥工業大學大學生書畫協會美術指導老師以來,經常不辭辛苦地指導高校學生臨摹創作繪畫作品,深得學生喜愛。近年來,他又受聘于老年學校教授山水畫,而他自己,也在這教學相長中追求著一切,享受著一切。

                王徽文還經常參加慈善事業,多次參加各種大型公益活動,捐贈山水畫作品,所拍賣的款項捐獻給希望工程。

                一種品格可以用行動來銘證。一種力量可以靠一份執著來詮釋。王徽文呈現給我們的,不僅是藝術之美,更是一種人格力量。相信在這種力量支持下,不久的將來,這位將創作激情全部放逐于藝術大道上的知名畫家,必將會探尋到更多藝術的精妙,釋放出更多的靈感火花……

                我們有理由相信,在不遠的將來,王徽文一定會以他的自信成為中國畫壇的一員驍將,一定會為中國當代山水畫留下精彩的一頁。

                安徽在中國美術史上有著深遠影響的“新安畫派”,涌現了弘仁、虛谷、黃賓虹等一大批大師級的人物。他們均傾情于畫筆,用畫筆飽蘸著自己的心血,繪出一幅幅道之行行,德之泱泱,赤誠于民族之情的靈魂相象,或梅蘭松菊、或鷹擊長空,或鳥鳴枝頭,或魚戲蓮池。任靈魂去張揚的君子之德,天然之美,以教化世俗,成就高尚人格,塑造道德風尚。真可謂彪炳千秋,浩氣長存。

                安徽土地上深藏著濃厚的文化底蘊,人文、自然風光,舉世獨有。王徽文對弘揚民族文化,傳承文脈,正本清源,有著十分積極的意義。

                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放眼世界,浪涌連天,文藝形勢喜人,中西合璧狀物。星移斗轉,新騖八極,河漢之上,春水與長天一色,創新與白云齊飛。

                太平盛世降臨,八皖藝術爭奇,文明紫氣東來,省城歡歌笑語,騰蛟起鳳飛揚,世界經濟注入,境內旌旗林立,富民強市感國恩。以書點睛,用畫傳意,萬花流芳吐艷。游目騁望,放襟坦懷,百里長江之畔,千帆齊發,百舸爭流,萬類春天競自由。八皖承億載“高貴”之血統,積萬年文藝之精華,船大楫長,正以再立神州濤頭上。

                藝術家常常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對自己的創作總是充滿信心。這應該說是件好事。試想,一個對自己的創作都缺乏信心的人,又何以能夠創作出讓人感動的作品呢?關鍵在于藝術家在充分相信自己的同時,又能虛心聽取并善于接受來自不同方面、不同人群的批評意見,而且能夠把那些善意的批評意見作為提高自己創作水準和加強個人創作風格的一種動力,這就是王徽文的真正目的所在。

                最后,請允許我用詩圣杜甫《春日憶李白》的詩,反映我此刻的心情:“渭北春之樹,江東日暮云,何時一樽酒,重于細論文”。

                海內外朋友們,把酒酹滔滔,為努力實現國家提出的“中國夢”的理想,點燃各自心中夢的火花,攜手照亮那朵最美的夢想吧!

                附:著名皖籍書畫家王徽文繪畫藝術作品欣賞——

                編輯簡介:

                張行方,安徽定遠人,全媒體記者、中國散文家協會理事、中國書畫院高級院士、中國書畫名家專訪網主編、安徽省硬筆書法家協會宣傳部長、故宮博物院安徽省書畫考級中心副主任、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安徽工作部總編、美國書畫研究院無錫分院執行副院長、安徽省作家協會會員、安徽省人才學會會員、安徽省古塬書畫院副院長、著名文藝評論家……

                長于散文、詩歌、評論、長篇小說及非虛構等文本創作,其作品文采斐然、情感充沛、典雅博大、厚重飄逸、氣勢恢弘、張弛有度,立意精巧,充滿靈魂的叩問和哲學的思辨,立體之藝術美感躍然紙上。

                出版有:《等你回航》文學作品集。

                供職單位:全國公安文聯《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安徽工作部

                條評論
                評論
                黄色大片视频裸体做爱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酷酷网